繁体中文

好手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18|回复: 1

[其他] 父亲节,Zippo为爱甄选温情好礼!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• 签到七年   2682 天

    发表于 2018-6-14 1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来源:南方网
    5 c. e6 O% y1 a% L5 A
    2 B1 N5 d  u9 R! T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,父亲见证着我们的成长,也一路为我们遮风挡雨。父亲的爱也许有万千种模样,或温暖细腻,或严厉“苛刻”,背后却蕴藏着同一份真心。平日里,我们对此感念于心却不知如何表达,恰逢父亲节,Zippo为您贴心甄选新品,献上合乎心意的温情好礼!0 u' U6 V, f& e# ]  M- D2 d

    0 ?6 i/ }' ]4 d6 d6 _ 搜狗截图18年06月14日1053_1.jpg $ h' A) V* r( q

    - I) Z  T, W6 N0 L0 f, q, e+ D曾经,纸飞机承载了我们童年的欢乐时光。坐在父亲肩头,看着它从手中飞出,在空中盘旋再慢慢落地,我们飞往远方的小小希冀也仿佛如愿以偿。Zippo“童年乐章”款防风打火机用寥寥几笔勾勒出过往的幸福瞬间,每当“咔哒声”响起,父子间嬉笑打闹的美好回忆也随之点亮。 9 _* j5 a" G  }3 N4 k  f! ]. J' P
    : `( y/ M7 o, B. I( d  d' }8 m+ h. ^
    搜狗截图18年06月14日1053_2.jpg
    5 N/ [, g: N" Y2 i6 `" Q7 ]. ]0 j$ r- O* ?! C( X
    小时候,我们眼中的父亲好像超人一样无所不能,总有办法让所有困难迎刃而解,拯救我们的小小世界。不知不觉中,时光的流逝染白了父亲的鬓角,让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平添了成熟内敛的不凡气度。在这个温暖的节日里,不妨将Zippo“超级老爸”款防风打火机送给父亲,无论岁月如何更迭,他始终是我们心中的超级英雄。 
    . i& H- y/ r, b6 A- |, P1 N$ B7 f$ ?
    搜狗截图18年06月14日1053_3.jpg
    - n+ U' N) @* J) Z! r8 u3 d" Y5 w) j7 I
    真情无言,让我们从无到有,从弱到强;真情无声,平淡平凡却深沉厚重。感恩“父爱如山”,为我们在浮沉人海中搭起避风的港湾。向父亲大声说出“我爱您”,献上一份拳拳孝心。Zippo防风打火机愿承载你的真挚情意,向父爱致敬,向父亲告白。
      z; X- t! P" d: o; |* T  z; B- j' x7 z3 `, U2 `
    这个父亲节,Zippo愿与你一同点亮美好的家庭时光,为父亲送上最诚挚的祝福!
    : R. ]. Y3 X! S; Z" ?3 \: {' Q5 z
    1 ?7 q- @  i4 V( \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• 签到七年   2682 天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4 1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背影6 _2 m) j4 U! B8 v0 L2 |5 ^
    . m6 I+ o, P1 z. s, _3 b; ]
    作者: 朱自清
    6 g! i( }% D4 e0 h: v# t( q9 l2 |9 o
     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,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。那年冬天,祖母死了,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,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,我从北京到徐州,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。到徐州见着父亲,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,又想起祖母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。父亲说,“事已如此,不必难过,好在天无绝人之路!”
    4 D, t0 |" E- P# c  D" Q7 Z0 t; p; m2 N- K# i+ V
      回家变卖典质,父亲还了亏空;又借钱办了丧事。这些日子,家中光景很是惨淡,一半为了丧事,一半为了父亲赋闲。丧事完毕,父亲要到南京谋事,我也要回北京念书,我们便同行。6 t4 F4 ?! w1 {: |$ H% L

    8 z/ j8 [* K5 I1 F  r; y  到南京时,有朋友约去游逛,勾留了一日;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,下午上车北去。父亲因为事忙,本已说定不送我,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。他再三嘱咐茶房,甚是仔细。但他终于不放心,怕茶房不妥帖;颇踌躇了一会。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,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,是没有甚么要紧的了。他踌躇了一会,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。我两三回劝他不必去;他只说,“不要紧,他们去不好!”
    ( [6 I) Y  L( |( V1 O8 B# D. E2 P& Q0 i, L# D
      我们过了江,进了车站。我买票,他忙着照看行李。行李太多了,得向脚夫行些小费,才可过去。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。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,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,非自己插嘴不可。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;就送我上车。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;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坐位。他嘱我路上小心,夜里警醒些,不要受凉。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。我心里暗笑他的迂;他们只认得钱,托他们直是白托!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,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?唉,我现在想想,那时真是太聪明了!' a& \/ O$ Y$ u' j6 k" D

    - d: x( g) l: H9 ?" ~' h  我说道,“爸爸,你走吧。”他望车外看了看,说,“我买几个橘子去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”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。走到那边月台,须穿过铁道,须跳下去又爬上去。父亲是一个胖子,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。我本来要去的,他不肯,只好让他去。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,穿着黑布大马褂,深青布棉袍,蹒跚地走到铁道边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穿过铁道,要爬上那边月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。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我赶紧拭干了泪,怕他看见,也怕别人看见。我再向外看时,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望回走了。过铁道时,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下,再抱起橘子走。到这边时,我赶紧去搀他。他和我走到车上,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。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,心里很轻松似的,过一会说,“我走了;到那边来信!”我望着他走出去。他走了几步,回过头看见我,说,“进去吧,里边没人。”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,再找不着了,我便进来坐下,我的眼泪又来了。# F5 m$ ~$ P' T* W

    . D* [; f/ c+ z+ M0 o  近几年来,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,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。他少年出外谋生,独力支持,做了许多大事。那知老境却如此颓唐!他触目伤怀,自然情不能自已。情郁于中,自然要发之于外;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。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。但最近两年的不见,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,只是惦记着我,惦记着我的儿子。我北来后,他写了一信给我,信中说道,“我身体平安,惟膀子疼痛利害,举箸提笔,诸多不便,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。”我读到此处,在晶莹的泪光中,又看见那肥胖的,青布棉袍,黑布马褂的背影。唉!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!  ~7 ]; ~& H" i! P
    ' G1 p' ^! l, f0 ]2 G$ H5 Q
      1925年10月在北京。0 t+ i. ~/ l, g8 q7 A; S

    1 K9 [$ Y! Z+ s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小黑屋|好手标签|Archiver|好手网

    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      

    GMT+8, 2019-7-17 19:21 , Processed in 1.268038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