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手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690|回复: 4

如果我们生在武侠小说,会成为一个怎样的角色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• 签到一年   610 天

    发表于 2015-6-24 14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火员外 于 2015-6-24 17:45 编辑
    , W* K) ~" ]# S6 |. T* O6 H9 q* ]( N; R% Z! B( `/ E

    file:///c:/documents and settings/administrator/application data/360se6/User Data/temp/640.webp.jpg

    file:///c:/documents and settings/administrator/application data/360se6/User Data/temp/640.webp.jpg

    20091217152301-1978267790.jpg

    如果我们生在武侠小说里,在那个丛林法则盛行的残暴世界里长大,最终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


    2 R7 U4 ~) s* x3 {9 ?9 s+ s$ O- o

    郭靖?胡一刀?令狐冲?先别急着说这些让人肃然起敬的名字。现实可能会有些无奈。


    , y9 s) t+ V9 y$ t* s+ z$ x

    试想我们一头扎进那个世界的最底层。由于事先不可能读过原著,我们将不会知道那些概率极低的升级攻略,例如某月某日,你必须赶到张家口,而且一定要善待一位贫嘴的瘦弱小叫花子,他就是黄蓉;某月某日,你又必须在树林里准时烧一只鸡,以便引来路过的洪七公。


    : W- _$ m2 L! f9 i9 c( y

    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,都难以在江湖上那些顶尖的为伟大公司谋到职位,比如少林公司、武当公司、全真公司。事实上,能有幸进入“秦家寨”这样的区域性大企业,学上一门诸如“五虎断门刀”的技能,都已值得同龄人艳羡。

    20120810111954.jpg


    ' X& S0 u) M% }

    但那又怎样?有一位叫包不同的先生,给这个秦氏家族公司的员工下了令人沮丧的断语:“再练三十年,也不配慕容公子去砍他一刀。再练一百二十年,慕容公子也不屑去砍他四刀。”

    + h7 k. K+ }* E/ G

    或许,你读了一本创业明星独孤求败的自传,为其中的豪言壮语激动不已——“弱冠前与河朔群雄争锋”“杀尽仇寇、败尽英雄”?

    * n" Z  y5 V( X$ H  s3 j6 j/ V/ ]6 a% J

    真实状况可能是,你风流倜傥、颜值很高,却遇到李秋水,被玩成药渣后丢到湖底;你貌美如花、身材火爆,却被神仙老怪给“双修”了,或者被捆起来放上了欧阳克的大床;你是富二代,你家土豪如福威镖局,然而四川的侠客余沧海先生带上一个专案组,分分钟就把你办了,你才醒悟自己的民营企业家老爹不过是猪,人家过年想杀几头杀几头。

    8 b9 U1 ]5 l) Y# m

    就算人品爆发,进入了少林武当这样的伟大公司,是否意味着我们能取得辉煌成就?现实仍是残酷的。少林公司有一位技术部门的高管,叫做澄观老和尚,他曾经详解过公司内部的升迁之路,那简直是一条以磨耗人生为代价的血泪之路——

    2 I" e% i' ]6 b1 `& Q+ `

    “入门之后先学少林长拳,熟习之后,再学罗汉拳,然后学伏虎拳,内功外功有相当根底了,可以学韦陀掌……聪明勤力的,学七八年也差不多了。如果悟性高,可以跟着学散花掌……”


    0 k3 M- M( u. R8 E

    想要在少林公司跻身高管,大致要修完“一指禅”的学分,那至少要花四五十年,还必须天赋极高、玩命加班才行。按照澄观老先生的说法,多数人是无望的,“我看还是专门念《金刚经》参禅的为是。”


    + W- g. N* B" ?

    什么?你初入江湖便得遇名师?那也不过是“黄河四鬼”耳;你际遇更加不凡,师祖爷是当代顶尖人物?那也不过是“藏边五丑”耳;你勤奋苦练半生,武功有成,终于称霸一州一县?那也不过是“江南七怪”尔。

    4 e0 j# R3 e$ A1 Z
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t01be3870ebc3af07d6.jpg
    ! y8 A# i2 k# }2 m

    在感情问题上,你大概不会满足于和完颜萍结庐在人境?大概不太情愿和耶律燕携手闯江湖?你挑剔陆无双太横、水笙有点黑、符敏仪年纪稍大?你常常觉得韦爵爷花心、陈家洛龟毛?却不知假使你我身在江湖,武修文、陶子安怕已经是人所仰望的高富帅,而洪凌波、贝锦仪亦是高不可攀的女神。

    % M, M7 w8 p) y* J

    常常有读者说,你聊聊杨过吧,聊聊令狐冲吧,但和这些大佬相比,我是总是对一些小人物别有感情,我觉得他们就是我自己。


    ) _; B6 N1 L: H# u* x

    曾经问过几位金迷,觉得自己会是江湖上的谁?史航老师说,觉得自己会是“藏边五丑”,被高手们拿来当沙包打。熊太行老师说,他会是司徒千钟,爱说三道四,嘴上兜不住风,最后被人一怒之下碾压。

    0 l7 E- p/ R% c) r

    我觉得自己会是《倚天屠龙记》里的寿南山,贪生怕死,缩头缩脑,万寿无疆,一个元末的人,却“直到明朝永乐年间方死”。

    $ {* k- m3 H1 a4 f# N: r

    我常常庆幸自己是读者,不是侠客;庆幸自己不必亲历江湖、刀头舐血,而是由大师们书就武林青史卷册,送到我手中。

    ) Q7 U1 F9 S6 v+ n6 B2 N

    当身畔锦幄初温、兽烟不断,我捧着书高高在上、指指戳戳:何不早除陈友谅!何不早除风际中!多么酣畅任性。


    , o4 z. \# y9 n

    我这个小专栏,常常在用凡人肤浅的目光来度量英雄,例如抱憾于王重阳和林朝英的不会恋爱,但或许在他们的眼中,俗世的情侣关系并不值一哂;又例如感伤于殷素素太快被江湖忘记,也许在殷小姐看来,碌碌庸众的怀念毫无价值。

    4 M) x  G; g4 F

    1100多年前一个叫李商隐的诗人说:“不知腐鼠成滋味,猜意鹓雏竟未休”。我把它当成是给这个专栏的题语。但话说回来,嘁嘁喳喳地品评豪杰,不正是专属于你我凡人的乐趣吗?

    # Z: T+ W! q2 S: a2 l6 b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六神磊磊' d! e/ U9 R7 J/ a1 `5 T& ~
    / u% R8 F- h" x6 Z
       该贴已经同步到 火员外的微博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• 签到三年   1094 天

    发表于 2015-6-24 18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喜欢令狐冲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• 签到一年   545 天

    发表于 2015-6-24 21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飞狐外传:
    5 {; o6 Y% l$ n; P5 @) Q: M8 t
    , k/ l3 I. A8 n# P! }突然间一个黄瘦男孩从人丛中钻了出来,指着苗夫人叫道:“你女儿要你抱,干么你不睬她?你做妈妈的,怎么一点良心也没有?”' D$ @% H; j+ z& V  o- M0 H, ?# [
    ! [+ g- M0 P2 }
      这几句话人人心中都想到了,可是却由一个乞儿模样的黄瘦小儿说出口来,众人心中都是一怔。只听轰轰隆隆雷声过去,那男孩大声道:“你良心不好,雷公劈死你!”戟指怒斥,一个衣衫褴褛的孩童,霎时间竟是大有威势。0 A+ h/ F% g- n  h6 q
    ) D2 z( l+ n- B! ]( |
      田归农一怔,刷的一声,长剑出鞘,喝道:“小叫化,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那盗魁阎基抢了上来,喝道:“快给田相公……夫……夫人磕头。”那男孩不去理他,脸上正气凛然,仍是指着苗夫人叫道:“你……你好没良心!”$ e: W! J7 g( ~# z* k

    " R, K- r" r& H+ J  田归农提起长剑,一剑削掉了那男孩的半片脑袋。苗夫人突然“哇”的一声,掩面而哭,在大雨中直奔了出去。田归农顾不得擦拭剑上血迹,提剑追出。他一窜一跃,已追到苗夫人身旁,劝道:“兰妹,这小叫化胡说八道,别理他。”苗夫人哽咽道:“我……我确是良心不好。”哭着说话,脚下丝毫不停。
    ; ^7 v0 g' N9 Q/ X
    $ }/ n' G0 ?) J0 R# Z2 P4 u; U8 |5 K连城诀:
    / @0 I* `3 Q: I) r! Z: j$ h8 M2 K# h2 S9 b$ O9 Q
    狄云叫道:“别再杀人了!”扑将上去,手中树枝击在血刀僧腕上。若在平时,血刀僧焉能给他击中?但这时衰颓之余,功力不到原来的半成,手指一松,血刀脱手。两人同时俯身去抢兵刃。狄云手掌在下,先按到了刀柄。血刀僧提起双手,便往他颈中扼去。0 z, h8 X, J" Z! C' B7 o

    3 x4 Z4 l" U% |7 B4 S* k: y  狄云一阵窒息,放开了血刀,伸手撑持。血刀僧知道自己力气无多,这一下若不将狄云扼死,自己便命丧他手。他却不知狄云全无害他之意,只是不忍他再杀水笙,不自禁的出手相救。狄云头颈被血刀僧扼住,呼吸越来越艰难,胸口如欲迸裂。他双手反过去使劲撑持,想将血刀僧推开。血刀僧见小和尚既起反叛之意,按照血刀门中的规矩,须得先除叛徒,再杀敌人。他料得花铁干一时三刻之间尚难行动,水笙是女流之辈,易于对付,是以将身上仅余的力道,尽数运到扼在狄云喉头的手上。
    & B; [! ~0 u; G% g0 f- A$ I0 x
    3 e8 L8 i* N+ ~3 H5 [+ T  狄云一口气透不过来,满脸紫胀,双手无力反击,慢慢垂下,脑海中只是一个念头:“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!”然而只过须臾,全身的痛楚忽然消失,狄云只觉得全身暖洋洋地直向雪中坠去。眼前一片黑暗,只在渺远处有一丝光亮。他仿佛在那丝光亮中看到一个人影,最后一个念头是:2 n) i. x' M; P9 }2 L

    7 m( @4 `5 Q, B# J“那可是师妹?”
    8 Q1 J& n. ^) m* s. M; @7 M: o: b# G0 p( c) i0 t# S9 u
    天龙八部:
      f% P7 U: F& P% S- e' t7 |3 o/ z7 q9 D1 |  }: n
    左子穆道:“段兄既然不是马五哥的好朋友,那么兄弟如有得罪,也不算是扫了马五哥的金面。光杰,刚才人家笑你呢,你下场请教请教罢。”
    / {; D$ Q; ]. D4 X
    5 z4 q6 W5 D* \/ g( a3 x……( ]! J8 G: ?% Z. Y
    " Q1 V% l' K+ a8 I: S& w
      龚光杰大踏步过来,伸剑指向段誉胸口,喝道:“你到底是真的不会,还是装傻?”段誉见剑尖离胸不过数寸,只须轻轻一送,便刺入了心脏,脸上却丝毫不露惊慌之色,说道:“我自然真的不会,装傻有甚么好装?”龚光杰道:“你到无量山剑湖宫中来撒野,想必是活得不耐烦了。你是何人门下?受了谁的指使?若不直说,莫怪大爷剑下无情。”
    ( m$ L! O* U) @# u. \
    , Q- ?5 r+ b* n* `  段誉道:“你这位大爷,怎地如此狠霸霸的?我平生最不爱瞧人打架。贵派叫做无量剑,住在无量山中。佛经有云:‘无量有四:一慈、二悲、三喜、四舍。’这‘四无量’么,众位当然明白;与乐之心为慈,拔苦之心为悲,喜众生离苦获乐之心曰喜,于一切众生舍怨亲之念而平等一如曰舍。无量寿佛者,阿弥陀佛也。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……”
    ! I) b; L0 ?9 P7 C
    % q9 z0 d2 I' [, L  他唠唠叨叨的说佛念经,龚光杰长剑回收,突然左手挥出,拍的一声,结结实实的打了他一个耳光。段誉将头略侧,待欲闪避,对方手掌早已打过缩回,一张俊秀雪白的脸颊登时肿了起来,五个指印甚是清晰。
    / t& d! m7 [5 ^; X0 e- D
    ( |. n, V# K+ ^9 ?# u  这一来众人都是吃了一惊,眼见段誉漫不在乎,满嘴胡说八道的戏弄对方,料想必是身负绝艺。哪知龚光杰随手一掌,他竟不能避开,看来当真是全然不会武功。武学高手故意装傻,玩弄敌手,那是常事,但决无不会武功之人如此胆大妄为的。龚光杰一掌得手,也不禁一呆,随即抓住段誉胸口,提起他身子,喝道:“我还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,哪知竟是个脓包!”将他重重往地下摔落。段誉滚将出去,砰的一声,脑袋撞在桌子脚上。须知他自小娇生惯养,身子比起寻常农家女子还要弱些。一撞之下,竟就此一命呜呼。
    ) l3 {! D5 H% F2 J/ u) O& l3 ^" h( g
    1 ^& M3 l) Q$ i/ y( K8 I. b9 N" c射雕英雄传:1 S/ W0 K& w: z  N+ ]1 P

    ) t' \+ f7 h8 B4 H# p# O这时虽是十月天时,但北国奇寒,这一日竟满天洒下雪花,黄沙莽莽,无处可避风雪。三百余人排成一列,在广漠无垠的原野上行进。正行之间,突然北方传来隐隐喊声,尘土飞扬中只见万马奔腾,无数兵马急冲而来。3 e, e8 d6 V' \9 a. U+ ~
    / f6 t: X, Z4 l, [/ g
      众人正惊惶间,大队兵马已涌将过来,却是一群败兵。众兵将身穿皮裘,也不知是漠北的一个甚么部族,但见行伍大乱,士众抛弓掷枪,争先恐后的急奔,人人脸现惊惶。有的没了马匹,徒步狂窜,给后面乘马的涌将上来,转眼间倒在马蹄之下。
      H% I" S* ?6 `4 B$ s
    # T/ G1 e4 O; i& p  金国官兵见败兵势大,当即四散奔逃。李萍本与段天德同在一起,但众败兵犹如潮水般涌来,混乱中段天德已不知去向。李萍抛下担子,拚命往人少处逃去,幸而人人只求逃命,倒也无人伤她。
    ) q4 n* t0 Z; A2 p5 l" I+ n% ^' M# r- B& e; N  @
      她跑了一阵,只觉腹中阵阵疼痛,再也支持不住,伏倒在一个沙丘之后,就此晕了过去。过了良久良久,悠悠醒来,昏迷中似乎听得一阵阵婴儿啼哭的声音。她尚自迷迷糊糊,不知是已归地府,还是尚在人间,但儿啼声越来越响,她身子一动,忽觉胯间暖暖的似有一物。这时已是夜半,大雪初停,一轮明月从云间钻了出来,她斗然觉醒,不禁失声痛哭,原来腹中胎儿已在患难流离之际诞生出来了。* m$ c: u, t) Z- X& e3 E
    " z+ B3 M# v/ b( o
      她疾忙坐起,抱起孩儿,见是一个男孩,喜极流泪,当下用牙齿咬断脐带,贴肉抱在怀里。月光下只见这孩子浓眉大眼,啼声洪亮,面目依稀是亡夫的模样。她雪地产子,本来非死不可,但一见到孩子,竟不知如何的生出一股力气,挣扎着爬起,躲入沙丘旁的一个浅坑中以蔽风寒,眼瞧婴儿,想起亡夫,不禁悲喜交集。只可惜天寒地冻,这小婴儿出生不过几个时辰便嘴唇发紫,脸色铁青,在李萍的怀里慢慢没有了呼吸。$ u* J8 r% o8 _1 c4 E
    ( k" w* j3 e& ?
    鹿鼎记:
    : ~: o& Q( Q2 K. X; u
    : S( Q+ f; ~: L- @9 v" }" p& @, V站在一旁的众妓女之中,突然有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妓女“格格”一声,笑了出来。一名私盐贩子抢上一步,拍拍两记耳光,打得那妓女眼泪鼻涕齐流。那盐枭骂道:“他妈的臭婊子,有什么好笑?”那妓女吓得不敢再说。& o( R. m, @2 ]: h% r8 {$ u7 W! Z
    . r4 t& q9 ?7 `# P) G4 M
      蓦地里大堂旁钻出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,大声骂道:“你敢打我妈!你这死乌龟、烂王八,你出门便给天打雷劈,你手背手掌上马上便生烂疔疮,烂穿你手,烂穿舌头,脓血吞下肚去,烂断你肚肠。”
    5 T, x; W9 _1 o* ^6 d5 m+ p
    + o* I9 q# ]( ]3 ~, e5 ^  那盐枭大怒,伸手去抓那孩子。那孩子一闪,躲到了一名盐商身后。那盐枭左手将那盐商一推,将他推得摔了一交,右手一拳,往那孩子背心重重捶了下去。那中年妓女大惊,叫道:“大爷饶命!”那孩子甚是滑溜,一矮身,便从那盐枭胯下钻了过去,伸手抓出,正好抓住他的阴囊,使劲猛捏,只痛得那大汉哇哇怪叫。那孩子却已逃了开去。  k, x2 c" W& q1 r+ _, T' L

    : E4 P7 v; l: {  那盐枭气无可泄,砰的一拳,打在那中年妓女脸上。那妓女立时晕了过去。那孩子扑到她身上,叫道:“妈,妈!”那盐枭抓住孩子后领,将他提了起来,正要伸拳打去,那老者喝道:“别胡吵!放下小娃子。”那盐枭放下孩子,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,将他踢得几个筋斗翻将出去,砰的一声,撞在墙上,脑浆迸裂,眼见不活了。只吓得众人噤若寒蝉,心下暗想:“杀人了!杀人了!可莫要招惹这些个强人!”
    1 o+ @% Z# o" p1 T: O; b. V. y! D6 \7 h2 R
    书剑恩仇录:
    " r; t5 Y. ]9 B8 y6 R- ^  q2 H, C1 O. H! s
    那少女道:“这是最难遇上的雪中莲啊,你闻闻那香气。”陈家洛果然闻到幽幽甜香,从峭壁上飘将下来,那花离地约有二十余丈,仍然如此芬芳馥郁,足见花香之浓。那少女望着那两朵花,恋恋不舍的不愿便走。1 g4 `- j6 ]) e& q$ y) Y: o0 b* C
    & `9 f' I3 t9 T
      陈家洛知她心中爱极,说道:“你想要么?”那少女叹了一口气,道:“走吧,咱们今日见到了雪中莲,闻到了花香,那也是很大福气了。”陈家洛微微一笑,忽然纵身离鞍,向峭壁上跃去。那少女惊叫起来:“喂,你干么啊?”; P0 {: |  [5 w& B+ H
    1 Z' R2 F; P8 ?* K/ W+ t
      陈家洛这时凝神屏气,全神贯注,已听不到她的叫声。他丹田中一股内息提在胸腹之间,以自己轻功是否能上得峭壁,实无把握,但这时浑没计及生死,手脚并用,缓缓的攀上了十多丈,再向上时,峭壁上积雪都结了冰,滑溜不堪,几次失足,都是以轻功借势旁窜,才没落下。爬到离花还有丈许之地,峭壁忽然整块凸出,在下面看来并不明显,要爬上去却绝无可能。心想:“难道到了这里,仍然功亏一篑?”灵机一动,从怀里取出珠索,看准花旁一块凸出的山石,抛了上去缠住了。他本想这时剑盾已拿在左手,只须右手拉着珠索一使劲,凌空跃起,看准地点,落在雪中莲之旁;岂止那山石上亦是覆有坚冰,身子只跃起一半,珠索便已滑脱,此刻人在半空,全无借力之处,饶是他负有上乘武功,竟也从山上滚落下去。山上虽无巨木,却遍生荆棘,原本英俊的相貌被划成了一滩血污,待滚至山下,竟连五官都分辨不出了。. v! ^& z0 B2 m- W6 R6 m# \
    8 Y. V8 E2 M9 r+ }$ w0 H( A
    白衣女子掩口惊呼,两行清泪从她清秀无双的容颜上滑落。她想这青年是为自己而死,心下歉疚无比。有心替他收尸,却没有那么大力气。第二天叫了族人来,哪知竟找不到尸首,想来是被野狼叼去了。
    + a) V7 L2 G) R  i- n% v' R: X
    神雕侠侣:
    3 l% _/ W8 Q' J) q& M+ g! e
    0 g6 f4 A+ _1 T3 e& s- A. f0 m. W) _! Q那少年奔了一阵,忽听得远处程英高声叫道:“表妹,表妹!”当即循声追去。奔出数十丈,听声辨向,该已到了程英呼叫之地,可是四下里却不见二女的影子。, Z( c. h" i/ m* b4 X: O

    ' Z7 I& K9 m! H2 \" i6 e  一转头,只见地下明晃晃的撒着十几枚银针,针身镂刻花纹,打造得极是精致。他俯身一枚枚的拾起,握在左掌,忽见银针旁一条大蜈蚣肚腹翻转,死在地下。他觉得有趣,低头细看,见地下蚂蚁死了不少,数步外尚有许多蚂蚁正在爬行。他拿一枚银针去拨弄几下,那几只蚂蚁兜了几个圈子,便即翻身僵毙,连试几只小虫都是如此。
    # _8 D9 _% I- X) T" l0 l7 p. R* }5 d& e
      那少年大喜,心想用这些银针去捉蚊蝇,真是再好不过,突然左手麻麻的似乎不大灵便,猛然惊觉:“针上有毒!拿在手中,岂不危险?”忙张开手掌抛下银针,只见两张手掌心已全成黑色,左掌尤其深黑如墨。他心里害怕,伸手在大腿旁用力摩擦,但觉左臂麻木渐渐上升,片刻间便麻到臂弯。他幼时曾给毒蛇咬过,险些送命,当时被咬处附近就是这般麻木不仁,知道凶险,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只哭得小半个时辰,便觉得喉中沙哑,脑中眩晕,再也哭不出声。又过得小半个时辰,就再也没了声息。
    " u4 e) E0 \' R1 ^; {
    6 k( A0 j4 o) K  r6 O5 ?0 n+ ?侠客行:
    ! l; K, a  b2 h+ _6 g+ F* V' h* \0 z1 g
    只听得那死尸问道:“你……你偷了我的烧饼?”在这当口,小丐如何还敢抵赖,只得点了点头。那死尸又问:“你……你已经吃了?”小丐又点了点头。那死尸右手伸出,嗤的一声,扯破小丐的衣衫,露出胸口和肚腹的肌肤。那死尸道:“割开你的肚子,挖出来!”小丐直吓得魄不附体,颤声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只咬了一口。”
    ! M: _5 Z4 d6 K$ W3 `  Q0 H, S
    5 V! p, b6 M1 @……7 A2 \" u9 i# k4 R  F
    / X$ F" W, k0 D
      吴道通重伤之后醒转,自认不出是哪个烧饼之中藏有那物,一个个撕开来找寻,全无影踪,最后终于抓着那个小丐。他想这小叫化饿得狠了,多半是连饼带物一齐吞入腹中,当下便要剖开他肚子来取物。一时寻不到利刃,他咬一咬牙,伸手拔下自己肚上一根钢钩,倒转钩头,便往小丐肚上划去。
    1 B1 z# J, ?; \0 k
    ! y9 ]$ ^; ^" k& }! ]  钢钩拔离肚腹,猛觉得一阵剧痛,伤口血如泉涌,钩头虽已划开了小丐的肚子,但左手突然间没了力气,五指松开,小丐尸身落地。吴道通似乎还想去小丐的脏腑中寻找那物事,却只有双足挺了几下,这才真的死了。
    , b6 b/ r: z. v8 n0 Y' R) j7 Y1 h, a1 Z8 y8 U

    ) w% P) E- U6 x  A% f7 F8 t* o倚天屠龙记:
    . \$ o# r$ r% @2 d. B7 K. l! R. |5 z4 n6 Q! w
    常遇春见他摇手,吃了一惊,说道:“小人内伤不轻,正要去求一位神医疗治,何不便和这位小爷同去?”张三丰摇头道:“他寒毒散入脏腑,非寻常药物可治,只能……只能慢慢化解。”常遇春道:“可是那位神医却当真有起死回生的能耐。”
    * K5 v4 U$ A. h4 @% [9 X: M9 e! l) P7 G
      张三丰一怔之下,猛地里想起了一人,问道:“你说的莫非是‘蝶谷医仙’?”
      _; ?; k! @% t: N6 F1 |. o
    * O, R0 c5 Z& M, m) f  常遇春道:“正是他,原来老道长也知道我胡师伯的名头。”$ E2 p' Y; p& W+ C

    % _, d6 s1 ?, H9 \3 x  张三丰心下好生踌躇:“素闻这‘蝶谷医仙’胡青牛虽然医道高明之极,却是魔教中人,向为武林人士所不齿,何况他脾气怪僻无比,只要魔教中人患病,他尽心竭力的医治,分文不收,教外之人求他,便是黄金万两堆在面前,他也不屑一顾。因此又有一个外号叫作‘见死不救’。既是此人,宁可让无忌毒发身亡,也决不容他陷身魔教。”
    & `' x' N1 V- _0 {& `/ {/ r" y! L; N  A: s8 L1 c
      常遇春见他皱眉沉吟,明白他的心意,说道:“张真人,胡师伯虽然从来不给教外人治病,但张真人相救小人,大恩深重,胡师伯非破例不可。他若当真不肯动手,小人决不和他干休。”张三丰道:“这位胡先生医术如神,我是听到过的,可是无忌身上的寒毒,实非寻常……”常遇春大声道:“这位小爷反正不成了,最多治不好,左右也是个死,又有甚么可担心的?”他性子爽直之极,心中想到甚么,便说了出来。2 ~/ j% J4 q! `- Y7 x/ y

    8 J2 n( C- g  t' ~  张三丰听到“左右也是个死”六个字,心头一震,暗想:“这莽汉子的话倒也不错,须知生死有命,便是当真活了过来,若是如翠山一般和魔教夹缠不清,又岂能快活得了?罢了罢了,不如我将一身内力输了过去,撑得几月,也算是不枉我和翠山的师徒情分。”想到自己爱徒惨死,唯一的后人也眼见难以长大成人,张三丰饶是内力已臻化境,心口仍是一阵剧痛。) g( {$ x+ F3 O0 D1 F7 ?3 h: g

    ! Q" P4 |) z* H4 V6 p. k$ G碧血剑:
    % f$ r' r2 W4 R; F( t
    * H, _2 P0 q! z# p3 \姓倪的站起身来,从门背后取出一柄钢叉,呛啷啷一抖,说道:“今儿不能让它逃走了。承志,你也去。”小牧童喜形于色,大声答应,奔进右边屋里,随即出来,手上多了个皮囊和一支短铁枪。姓朱的提开大石,一阵狂风砰的一声把门吹开,风夹落叶,直卷进来,蜡烛顿时熄灭。张康惊叫声中,姓倪的和小牧童先后纵出门去。& X! m) e9 U# i& ]. L0 d
    ) J  G9 U* |" F
      杨鹏举提起单刀,说道:“我也去!”刚跨出一步,忽然左腕被人握住,他用力一挣,哪知握住他的五指直如一把钢爪,将他牢牢扣住,丝毫动弹不得。黑暗中听得那姓朱的说道:“别出去,大虫很厉害。”杨鹏举又是往外一夺。那姓朱的没给他拉动,也没更向里拉,只是抓着不放。杨鹏举无可奈何,只得坐了下来,姓朱的也就松开了手。; N( k9 Y0 Z6 m: Y
      b% F7 V3 J5 X2 N% j: M9 v! |. q, I; c
      只听得门外那姓倪的吆喝声、虎啸声、钢叉上铁环的呛啷声、疾风声、树枝堕地声,响成一片,偶然还夹着小牧童清脆的呼叫声,两人一虎,显是在门外恶斗。过了一会,声音渐远,似乎那虎受创逃走,两人追了下去。! U+ l, V4 Q! h

    5 G+ U1 p# v5 t  d% }% z  姓罗的拿出火石火绒点燃了蜡烛,只见屋中满地都是树叶。张康早吓得脸无人色,张朝唐和杨鹏举也是惊异不定。/ {) r( |( B7 N; A1 O

    % }3 E' {7 L7 \2 w: r  众人在寂静中不作一声,过了半晌,远处脚步声响,转瞬间那姓倪的大踏步的走进来,左手持钢叉,右手提着黄黑相间的一只大老虎,肩上扛着那小牧童,一动不动。姓罗的大惊失色:“小公子怎么了?”8 J! q: k5 n$ \) ]: h/ U2 O; k
    ( H% [: F! r. f0 H2 U7 o8 O5 J& p
      那姓倪的脸色惨白,向姓罗的道:“承志他……他一镖打坏了大虫一只眼睛,却站着不动。大虫负痛之后,扑过来的势道更猛,我一叉没抵住,公子被这大虫咬断了脖子……我这条命该当立时抵给将军的,可是不能让小公子曝尸荒野。罗大哥,我已经杀了这大虫,小公子的身子就交给你了安葬了。”说完把叉头调转,直刺进了心脏。姓倪的满眼泪水,说不出话来,怔怔呆立了一会儿,突然仰天长啸,睚眦欲裂,情状甚是可怖。杨鹏举心想此人待会儿发起狂来只怕要迁怒己等,只想夺门而出,腿却软得动不了。望向旁边,张朝唐二人早已吓尿了裤子。, o4 X. \; b1 c
    + Y$ F6 G6 P  R' s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• 贵在坚持   162 天

    发表于 2015-6-24 22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武侠小说都是童话哎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• 贵在坚持   20 天

    发表于 2015-7-4 0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没看明白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小黑屋|Archiver|好手网

    GMT+8, 2021-10-22 20:30 , Processed in 0.078511 second(s), 39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